前面发过一个帖子,在上面那个女的之后大概两年,我还在苦逼的做业务,和一帮同样苦逼的朋友一起租住在郑州的一个都市村庄,有次出差回来发现楼下新开了一家理发店。理发店的老板娘看着年纪大概有将近30,不过长的很丰满,也很妩媚。尤其是那对大咪咪,看到眼里拔不出来,这个老板娘还喜欢穿紧身的上衣,从门口过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有次回出租房的时候,看见我同屋的一个朋友在理发店里小茶几坐着玩,看见我叫我也过去了。原来他刚理过发,闲着没事在聊天。我也加入进去,和老板娘聊的还不错。有次我也去理发,跟老板娘聊的很好,老板娘说她楼下还可以做足疗按摩,只是现在没找到合适人手,我说我原来学过(其实我也就是会个皮毛),老板娘说不信,我说不信你试试,真好她店里生意不忙,经不住我激将,就跟我一起上去了。我刚开始的时候还比较老实正正经经的给她按摩,等一会我就开始摸她得敏感部位,她没有反对,我一看有戏,就把嘴巴伸了过去,亲了她几口。老板娘说你想干啥?我说我想操你,老板娘说你敢吗?我说有啥不敢,她给下面的小弟交代了一下,又上来了。    到专门足疗的屋子里,我把她的衣服给拔了,咪咪确实很大,E杯以上,我上舔下摸,老板娘还穿了个丁字裤,我的小弟弟早就硬的不行不行的,把她的小内内拔掉之后,我就开始干她,老板娘的比里早就洪水泛滥,大鸡吧一下精根而入,我们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相互发泄,估计她也好久没让男人操了,相当投入,我们爆操了大概有一个小时,我射到她里面她也没反对,干完之后她到旁边的小厕所里把我射的给空出来。    出来对我笑笑,说你个小孩还怪厉害,以后没事来找姐姐吧。从那以后我隔三差五的去爆操她,她也很享受这样的过程。有时候干脆就住她理发店,整夜的爆操,这女的性欲比较强,我早上睡觉的时候她还爬上来让我干,有时候害怕,躲回出租房,这娘们还上楼去找我,这样的爆操生活持续了两三个月,后来她有了个老男人,我就去的不频繁了,再后来就彻底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