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一下的暑假,學校指派我們這班參加縣內國中的露營大會。那時我們一班約有四十個人,分作八個小隊。抵達位在台中縣某國中後山的營區後,我們就依照童軍課上,老師傳授的搭營技術,把帳篷紛紛架設起來。 
      這個晚上就在野炊晚餐、簡單的開幕儀式中渡過。活動了一整天,老師吩咐我們早點進帳篷睡覺,大夥兒乖乖地在有點擁擠的帳篷裡躺平,口中卻吱吱喳喳地聊個不停。突然一道燈光出現,原來是老師走出來巡視各個小隊,他輕聲地叫我們快點睡覺,鬧了好一會兒的我們,才開始安靜下來。 
      夏夜裡的山區,蟲聲唧唧,帳逢兩邊的門雖然拉起來了,但是裡面的空氣仍然有點悶熱。
      睡到中夜,我流了一身汗水,醒來一看,除了我以外的四個同學都在睡覺。睡在身旁的是班上身高最高的明忠,國一就有大概 178公分的身材,他的眉毛又粗又濃,鼻子雖然不高,但是鼻頭部份卻很大,而且有一雙健壯的長毛腿。我聽到他微微的打呼聲,身上散發出汗水的氣味。 
      我熱得睡不著,在狹窄的空間裡輾轉反側,想要找出一個舒服的姿勢入睡。忽然我的右手觸碰到一團溫熱柔軟的東西,我低頭一看,原來我的手好巧不巧地「放」到明忠的胯下了。上國中後,同學之間是會玩摸雞雞的遊戲,但全部是那種摸到一秒鐘,就哈哈逃開的;這時我的右手一動不動地摸著明忠又大又熱的一團,時間彷彿都停止了。 
      「好傢夥!」我心裡暗叫一聲,明忠的睪丸還真大。
      我情不自禁地上下撫摸起明忠的雞巴,過了一會兒,發覺明忠的雞巴開始勃起,漸漸地脹硬起來。我隔著短褲,輕輕撫摸著明忠雞巴的莖幹,粗粗的像甘蔗一樣,不知怎麼搞地十三歲的我也興奮起來。「不知道聞起來怎麼樣?」我坐起身子,小心翼翼地拉下明忠短褲的拉鍊,露出傳統式樣的白色三角內褲。我看到內褲包裹住的碩大雞巴,大概有十五公分長,龜頭已經開始分泌出黏液了,所以隆起的頂端部份溼了一小塊。 
      我低下頭,鼻子湊近明忠的胯下,聞到一股夾雜著汗水與騷臭的氣味。
      「這就是雞雞的氣息嗎?」我想更進一步,輕輕地拉開明忠內褲中央的褲縫,明忠粗大的雞巴立刻彈跳出來,呼吸外面的空氣。「哇!真多毛!」明忠的下體長滿了濃密的粗毛,一直蔓延到挺直的陰莖底部,簡直就像一隻凶猛的發情野獸。同時一股更濃烈的騷臭也衝進了我的鼻腔,好像是魷魚乾的氣味,又不像是,我不禁「唔」了一聲。 
      「好臭,明忠晚上到底有沒有洗澡啊?」明忠雞巴的氣味,我實在不敢恭維。「還是把它恢復原狀好了……」我左手拉開明忠內褲的小縫,右手握住他溫熱硬挺的雞巴,想要把雞巴塞回內褲裡面,但是礙手礙腳地左塞右塞,只見明忠的雞巴膨脹得更挺更大了,完全塞不進去。從尿道口流出來的黏液更是泛濫成災,沾滿了我的手掌。 
      「怎麼辦?」我不禁發愁,「嗯……,先讓雞雞變小就可以了。」我知道男性的生殖器只要射精之後,就會縮小。
      現在我要做的,只要讓明忠射精就好了。我抬頭查看明忠的睡臉,仍然在打呼。「好……」我做了一下深呼吸,開始用自己手淫的同樣方式,輕輕地套弄明忠的大雞巴。        我一方面上上下下地套弄,一方面不時觀察明忠的臉部表情,我發現他的表情逐漸有些異樣,兩道濃眉偶爾會皺起來,好像很痛的樣子。「啊!明忠的龜頭不像我的,他沒有包皮!我好像太用力了。」我連忙鬆開手掌,明忠油亮亮的,脹成紫紅色的大龜頭,直指著我的嘴唇。這個時候,明忠的雞巴已經完全勃起了,像一條黑色的大茄子。看看長度,應該超過十七公分吧,這個大怪物。 
      我稍稍定一下神,忽然聽見低低的聲音:「你怎麼停了?」我嚇一跳,原來明忠早就已經醒來了。「沒……沒有啊,」我還想做垂死的掙扎,「我沒有怎麼樣啊。」 
      「少假,」明忠也坐起身,在我耳邊低聲地說,「你摸到我的卵蛋時,我就醒了。」他露出曖昧的笑容,把雞巴塞回褲襠,「你跟我出來,不然要你好看!我要讓全班同學都知道你是個愛摸男人雞巴的變態。」他一把抓住我的右手,就拉我走出帳篷。 
      明忠拉著我往學校的廁所走去,我心裡七上八下地,不知道他要做什麼。走下一道駁坎之後,就到廁所,明忠帶頭走進最裡面的隔間,把我拉進來。
      「明忠,對不起……請你不要打我……我再也不敢了。」我身高才 165公分,體重更是只有五十公斤出頭,再怎麼拼,也打不過明忠這個身高 178,體重七十五公斤的早熟少年。 
      「誰說我要打你了?」明忠涎著臉笑說,「我只是要你服務一下而已。」他主動拉開褲襠的拉鍊,露出充血依舊的雞巴,「來,先幫我吹一下喇叭。」 
      明忠用力按下我的肩膀,讓我不自主地蹲坐在馬桶上面,這時我嘴巴的高度正好面對著他蛋頭般的紅色龜頭。我又聞到那股強烈的騷臭,忍不住想要別過頭去,可是明忠雙手抓住我的平頭,威喝了一聲,「敢躲!」他挺腰向前,流滿透明黏液的龜頭碰到我的嘴唇。「把嘴巴張開,」明忠命令道。 
      我只好張開嘴巴,明忠看見,就立刻把雞巴挺進我的嘴巴裡面,開始前後擺動,幹著我的嘴巴。「喔,真爽……幹……」明忠似乎很滿意我的嘴巴,忘我地淫叫著。
      我吃力地盡可能張大嘴巴,迎合明忠的推送,雙手只能往前抓住明忠堅實的兩片屁股肉,才能夠勉強維持平衡。忽然明忠抽出溼滑的雞巴,口中不停地喘氣說,「呼……快不行了。」他一手握住自己硬挺的陰莖,一手把我扶起來,叫我雙手扶住水箱,把屁股抬高。雖然從來沒有經驗,但我意識到這種姿勢,一定是明忠想要幹我的屁眼,我不禁猶豫了一會兒。 
      明忠一手搖動著自己粗大的雞巴,拍打在我的屁股肉上,「快點,屁股抬高,要不然插不進去喔。」他的兩隻大手抓住我的細腰,開始用他的雞巴在我的股間摩擦,有時更用黏滑的龜頭頂撞我緊閉的屁眼。
      過了一會兒,我漸漸放鬆屁股的肌肉,屁眼附近更是感到又黏又滑,我想一定是明忠雞巴流出的黏液都塗到我的屁眼上了。這時,明忠朝自己的右手吐了一口唾液,然後熟練地塗到我的屁眼上,接著我感到一個又硬又熱的東西頂開我的屁眼——「是明忠的大龜頭!」一陣撕天裂地的劇痛從屁眼傳來,正想要痛叫一聲,卻被明忠一手摀住嘴巴。我不禁「唔」地一聲,痛出眼淚來。 
      明忠挺腰衝刺,第一次進入我的體內,就直插到底,兩隻健壯的毛毛腿夾住我的下半身,我被壓製得一動也不能動。明忠俯下身,在我耳邊輕聲地說:「還好吧。再過一會就舒服了。」
      他開始擺腰,用挺直的雞巴攪動我的直腸,漸漸地體內的疼痛被一種奇異的快感取代,我真地開始舒服起來,只想被這條大雞巴幹得更深、更用力。明忠查覺我身體的變化,就不再摀住我的嘴巴,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開始一前一後地抽送起來,只是明忠幹我的力道和速度都十分猛烈,每次都直沒到底,幾乎讓我承受不住,只聽到明忠沈重的喘息聲,呼呼地迴響在廁所裡面,很快地他發出一聲低沈的吼叫,把滾滾的熱流全部射入我的體內。 
      我感覺屁股裡面的雞巴在射精時,抖動了幾下,接著只感到裡面前所未有的黏滑,好像明忠把我的肛門都注滿了精液似地。 
      「你不要動,」洩過以後,明忠把我抱起來,他還沒抽出在我體內的雞巴。「我們休息一下。」他抱著我,轉過身,坐在馬桶上面。就這樣我坐在明忠的雞巴上面,明忠環抱著我瘦削的胸膛,休息了五、六分鐘,我疲倦得瞌睡起來,半夢半醒之間,似乎聽到明忠在我耳邊輕輕地說:「小義,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要一直幹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