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后与公主的悲惨结局(上)   这是黛琳公主吃的最后一顿饭,她知道自己最终的命运,所以吃的虽不算香,可是她还能吃的下去。听到隔壁铁链和脚镣的响动,她的心脏跳的厉害,她不知道这次轮到谁了,上次的是苏珊和玛丽,这次又是……她知道,女子监狱里人越来越少了,迟早会轮到她的。   不得不说二十一世纪是一个机遇的年代,她的祖父乔治一世在这个年代获得的东西太多太多,这个不知道哪个王室的枝节一度统治了从西班牙到洛林的大片欧洲土地。本来这并不关十七岁的黛琳什么事,可是黛琳的父亲乔治二世却是一个法西斯主义的信徒,在国力因为内战如此衰弱的情况下强行与大半个欧洲交战,他忽略了一个事实,对方是大半个欧洲,人口、土地和装备都优于自己这个小半。   毫无悬念的,乔治二世失败了,他和他的家人被捕,而且面临着残酷的审判。   法国人厌弃他们,因为他们残暴的统治;西班牙人痛恨他们,因为他们无情的征服;其他人幸灾乐祸,或者他们更喜欢看到那个曾经是世界王室明星的黛琳公主在电视上洒血刑场罢!美丽,总是让人嫉妒的,亲手消灭美丽是人类的义务和责任。   乔治二世很没有面子的挂在绞刑架上,他一言不发,仿佛死的不是他自己。战争罪和反人类罪是很大的罪名,米洛舍维奇没有等到判决就死掉简直太幸运了,他觉得自己跟中东恶狼萨达姆的结局有点相像——谁知道呢!   哗哗的铁链让激动的人们丧失了理智,他们看到美丽的王后在一个高的不像话的卡车上,然而她后面那些大兵破坏了这个本来很美好的一景。   娜塔丽王后和她的女儿跟她们的丈夫和父亲一样,都被判处了死刑。   不同的是,乔治国王屈辱的死去,而王后则有着最后的体面。   正如美国人所谴责阿拉伯人所做的那样,法国人和英国人在某种刑罚上更有心得,英国人曾经在王宫砍下无数王后的脑袋,法国人在几个世纪前就在广场将他们的国王一家一分两截。   娜塔丽王后穿着长长的白色裙子,跟她的肤色一样白,一样白的还有她的珍珠项链,这是她被允许保留的唯一饰物了,而且在最后的时刻,这个柔弱的女子还要将它取下来。王后在嫁给乔治之前是一个出身大商人家庭的小姐,她美丽并有教养,而且多才多艺。   可是她在保留最后的体面之后,将会堕入深不见底的地狱!   想到自己和比自己更要漂亮的女儿将会在博物馆当成陈列品,和那个演绎传奇的玛塔小姐一样,她不一定认同,甚至厌弃。   可是这不是她说的算!   处决娜塔丽的刑场在巴黎的旺多姆广场,说不准娜塔丽脖子上的那串珍珠项链就是在这里林立的珠宝店买的呢!   刑场有一台高高的斩首机和一个凹面木桩,娜塔丽认出这台斩首机正是处决路易十六的那台,她的少女时期还曾经兴奋的与它零距离触摸过,难道今天自己就要在这台毫无人性的机器下走完最后一段路么?   她看见了木桩边强壮的刽子手,那个刽子手与斩首机旁边的完全不同,相比之下,动作斩首机的人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穿着一身合体的西装,显得更像是一丝不苟的律师。   “神父,神父呢?”娜塔丽拼命的找着神父的影子,可是她一无所得。   “没有神父,今天民众挡住了教堂的门,神父不会出来了。”一个士兵面无表情的说。   押解的士兵们注意到,美丽的娜塔丽王后全身瘫软,他们赶紧上去扶住她。   “您还可以坚持么?马上就要过去了。”士兵的话与其说是安慰,不如说是催命。   “我会怎么死,告诉我好么?”娜塔丽哀怨的说。   王后只有三十多岁,以往养尊处优的生活和她美丽的外表让她看起来具有一种很特别的魅力,尤其是现在她软弱的模样更显得让男人生殖器充血的楚楚可怜。   “斩首机是为您准备的,那个木桩是为美丽睿智的黛琳公主准备的。”士兵好像很乐意免费当一次导游,可惜他面前的这个漂亮妇人已经是最后一次旅游了。   一个戴着大盖帽的军人走到车前,让汽车停下来,他说自己是行刑官,这句话击垮了娜塔丽王后,所以她基本上是被人抬下车来的。   “夫人,希望您能够配合,请签字吧。”行刑官拿出来一张薄薄的档案纸和一个硬塑料板。   行刑官的意思是让娜塔丽在塑料板衬着的档案上签字。   娜塔丽说自己无法抬笔,于是士兵拿起她那只细嫩柔滑的右手,用钢笔的墨水染了一下,然后印在纸上面。   娜塔丽王后的命运决定了。   她被抬着走了最后一段路,很顺利,没有遇到阻碍。   当皮带开始绑她的身体的时候,她试图激烈挣扎,没有成功。第一道皮带绑太紧,她喘不过气,一个士兵将她那挂漂亮的珍珠项链扯了下来,这让王后脖子上的压力减小了一些,王后想要表达自己的感激,可是她抬不起头,目光只能看见呈放头颅的木槽。   “先生,太紧了。”   “您放心,很快就会结束。”行刑官走了过来。   人们都期望着,现场还是电视后面的都一样。最期望的是一个做塑胶娃娃的厂商,他们会在行刑之后最终处理之前得到娜塔丽,这个在世界范围内让那些女电影明星都自叹不如的绝世美女,会被他们变成成千上万头颅和身体可以分离的模拟玩具。   时代不同了,接着头颅的木槽原本塞着的都是乾草,现在却都是塑料海绵。   “您对您的身体刑后会被展览有什么看法?”   “您现在快要被处决,曾经后悔过么?”   记者们纷纷跑上来,对现在已经头昏脑胀的娜塔丽王后问出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失望了,娜塔丽没有回答他们任何问题,军警将他们重新的推回了警戒线。   “开始吧。”行刑官对刽子手说。   长篇大论在乔治死掉的时候倒有过,不过在电视前对一个女人的死这样做就显得有些不厚道,实际上,现在的人都追求感官刺激,行刑官说什么,他们未必能够听得进去。   那美丽的颈脖啊!现在却要被砍断了!   铡刀放下来的时候声音很小,砸在颈椎上声音却很大,娜塔丽的头好像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变成俗称的“首级”了。娜塔丽拥有一副美丽无比的脑袋,她是活的还是死的倒是没有多少人重视。   欢呼声响彻了整个地球,娜塔丽美丽的首级被挑在竹竿上,她将要孤零零的等待半天之后才能下来。   很多人都幻想着让这个王后穿上网眼丝袜和性感内衣,蹬着比现在性感十倍的改装高跟鞋,然后被斜铡刀砍下脑袋的情形。那家塑胶娃娃的公司能够满足他们的愿望,不过等到他们设计成功并且投放市场,又得等几年的时间,法国人的耐心是有限的,他们等不及,于是他们开始期待下一个更漂亮的女孩出场。   接下来,就是比起娜塔丽更加年轻漂亮的黛琳公主了。   相比于雍容华贵的王后,黛琳的命运更加的悲惨。   她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女,而她母亲没有让观众满意的部分将要由她来完成。   网眼丝袜、加高并会闪闪发光的高跟鞋、调情内衣,还有那来自东方的五花大绑。   她要在到达刑场之前与不下于十个军官性交。   然后,黛琳公主的阴道里会塞着一个大功率的按摩棒,直到她死去,也不得安宁。